里面那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陡然一停听到拉贝森

 希尔克被这句话弄的一时间有点语塞了。
 
    是啊,现在拉贝森强势无比的骑在所有人的头上,其内心已经状若疯魔了,他甚至还可以当着父亲的面,光明正大的抢走他的情人,希尔克又怎么可能镇得住呢?
 
   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希尔克说道:“爸爸,只有靠您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觉得拉贝森会卖我这个面子吗?”瓦尔德说道。
 
    “当然会……”希尔克本能的说道。
 
    不过,此言一出,他立刻又那么不确定了起来。
 
    如今,他的这个好儿子,可是连叔叔辈的人都敢吊起来用鞭子抽打,还有什么不敢干的?
 
    说不定,即便是面对自己的爷爷,这个拉贝森也敢猖狂的突破天际!
 
    “怎么,不说话了?是不自信了么?”瓦尔德问道,他的眼中带着一丝嘲讽之意。
 
    “父亲,这还真的说不好。”希尔克的语气之中带着深沉的无力感:“可是,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家族就此坠落吧?”
 
    “我马上去给葛伦萨打电话,你现在去把拉贝森给我叫来。”瓦尔德说道。
 
    都回到家族老庄园里好几天了,拉贝森也完全没有任何前来探望的意思,所以,瓦尔德对这个孙子也已经彻底的失望了。
 
    可是,人往往在失望的时候,总还幻想着能多产生一点点的希望,但是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,最后得到的都是绝望。
 
    而现在,希尔克和瓦尔德都在经历着这个过程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得到了老爷子的命令,希尔克便出去了,可是,当他走进自己居住的那幢城堡的一刻,愤怒的情绪再度将他全面的包裹了起来!
 
    因为,在他的房间里面,满是那种让人感到面红耳赤的声音!
 
    似乎,拉贝森已经把他自己当成了城堡的主人,不管不顾了!
 
    希尔克虽然已经猜到他们在这样,可是诺拉的来头不小,他也管不了,可是,管不了和当面听到,这是两码事!
 
    他并没有立刻上楼,而是在大厅里面徘徊了一会儿,这才愤怒的摔碎了一只花瓶!
 
    而后,他便看到放在花瓶旁边的剪刀。
 
    这剪刀平日里都是用来修剪花枝的,十分锋利!
 
 第2403章 城堡里的身影!
 
    “呵呵,以为弄点动静出来就能表达自己的强势了吗?”
 
    拉贝森正在希尔克的房间里面汗流浃背呢,结果听到了花瓶被摔碎的声音,微微一笑:“看来,某些人已经愤怒的控制不住自己了。”
 
    诺拉并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,她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呢。
 
    “我才不管他。”拉贝森冷笑两声,说道。
 
    在这种时候,事情已经变得相当简单了,那就是——这积累了很多年的父子关系,将变得荡然无存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可是,现在被美色和权力迷惑了头脑的拉贝森根本不知道,他的老爹正拎着一把大号剪刀,沿着楼梯朝上面走来呢!
 
    希尔克走的很慢,很慢,他甚至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。
 
    不管卧室里面的声音有多么吵,希尔克反而感觉到自己的头脑空前的冷静。
 
    是的,他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,按照常理来说,他似乎不该这么做,可是,希尔克确实是处于清醒状态下的,他现在的所作所为,也都是在理智的支配下的。
 
    攘外必先安内,如果葛伦萨搞定了太阳神殿的话,那么这个不肖子也必须立刻处理掉,否则整个家族将鸡犬不宁,甚至连带着他这个当爹的也会成为被仇视的对象!
 
    终于,希尔克走到了门口,他不得不用手堵住自己的耳朵,否则他会觉得自己的脑袋简直都要炸开了。
 
    虽然诺拉连自己的情人也算不上,但是现在希尔克觉得此时自己头上也还是顶着一片绿油油的草原。
 
    这种滋味儿可着实不太好受。
 
    用力的砸了砸门,里面那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陡然一停,随后便听到拉贝森吼了一声:“是谁?给我滚!老子正忙着呢!”
 
    希尔克体内的怒火简直要把自己给焚化了。
 
    他按了一下扶手,可是却没能打开门。
 
    看来,拉贝森嚣张归嚣张,但还能知道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把门给反锁上。
 
    可他并不知道,这个反锁门的举动,让其逃过了一劫!
 
    希尔克的手中拿着锋利的剪刀,他是想要把自己的儿子给变成太监的!
 
    本来好端端的一对父子,竟然走到了这一步,也真是够让人唏嘘感慨的!
 
    所以,从这个角度上来看,希尔克和拉贝森都是一类人!都是能够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!
 
    他们之间的区别,就是拉贝森已经彻底的歇斯底里了!而希尔克是在理智状态下做的这件事情!
 
    总归来说,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人!
 
    “拉贝森,你爷爷找你,让你现在去见他。”希尔克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了,你可以滚了。”拉贝森说起话来毫不客气。
 
    希尔克恨恨的看了这扇门一眼,然后涨红了脸,然后愤然离开了。
 
    还没走两步,房间里面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。
 
    希尔克把剪刀给丢在了一旁,他知道,自己和拉贝森的父子关系,从此将彻底的画上句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