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来自于黑鹰公司的雇佣兵深深的看了瓦尔德

 回到了瓦尔德所在的庄园,后者看着希尔克的表情,已经明白了一切。
 
    “他会来见我的。”瓦尔德说道,“你退下吧。”
 
    “爸爸,那你……”希尔克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走。
 
    “我在这里等他。”瓦尔德叹了口气,他曾经奠定了马尔默家族的辉煌,可现在面对不孝的孙子,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。
 
    拉贝森淋漓尽致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枪杆子里出政权,而且把这句话很充分的用在了所有家人的身上!
 
    希尔克离开了,留下瓦尔德独自等待。
 
    他从上午等到了下午,一直到了日落西山的时候,才看见了拉贝森的身影。
 
    自己的好孙子,终于出现了。
 
    只是,瓦尔德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。
 
    因为,在拉贝森的身后,还跟着两个荷枪实弹的雇佣兵!
 
    来拜访爷爷而已,用不着连雇佣兵都出动了吧!
 
    可是,拉贝森要的就是这个效果!
 
    他现在既然已经撕破脸了,那么就无需任何的留手,哪怕是面对亲爷爷,他也要证明自己的权威不可侵犯!
 
    拉贝森已经彻底的疯魔了,彻底的歇斯底里了,他根本不知道爷爷这些年倾注在自己身上的爱有多少!他现在只是把这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当成了他前进路上的绊脚石!
 
    看着此景,瓦尔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“爷爷,听说你找我?”拉贝森耀武扬威的走了过来,丝毫没有请安的意思,更别说关心一下老爷子的身体状况如何了。
 
    “据说你已经回来好几天了,为什么也没来看看我?”瓦尔德说道,此时,他的声音苍老的让人感觉到了心酸。
 
    “因为太忙了,没空。”拉贝森嘿嘿一笑,丝毫没有一丁点愧疚的意思。
 
    他知道自己究竟面对着怎样的情况,老爷子八成是要来责备他的,所以这个家伙总是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。
 
    老子现在手里有枪,你能拿我怎么办?别特么的想用辈分来压人!
 
    可是,拉贝森根本不知道,能够在那个混乱的年代,带领整个马尔默家族异军突起,这老爷子又怎么会是任他欺负的普通人呢?
 
    这看起来有点阴森的城堡里究竟有些什么东西,究竟有些什么人,拉贝森完全不清楚的!
 
    “拉贝森,你变了。”瓦尔德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“爷爷,我确实变了。”拉贝森指了指自己的胸口:“我变得更加诚实了,更加认真面对自己的内心了。”
 
    原来,让自己内心深处的权力欲望无限扩大,就是拉贝森口中所说的诚实!这样的定义也真是绝了!
 
    “把你的查克叔叔放下来,然后向你的父亲道个歉,其他的事情,我不再过问了。”瓦尔德忽然说道,“一切都随你去。”
 
    说完这句话,他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,本来就已经很虚弱的身体,现在看起来随时都可能倒下。
 
    这只是个小小的要求,完成这个要求,拉贝森就是整个马尔默家族的主人。
 
    看起来,这样的交换实在是太划算了!对拉贝森有百利而无一弊!
 
    可是,拉贝森还是拒绝了!
 
    “爷爷,查克他触犯了我的权威,我是不可能把他放了的,而希尔克……呵呵,我为什么要向他道歉?他压根就没有资格当我的父亲。”
 
    原来,拉贝森根本不屑于做这样的交换!他不屑于答应爷爷提出来的任何条件!
 
    一个风烛残年弱不禁风的老人,有资格对自己谈条件吗?
 
    瓦尔德似乎没想到,孙子连这么简单的要求都拒绝了,他那浑浊的眼睛之中释放出了浓浓的难以置信之色。
 
    “不用这么看着我。”拉贝森笑了起来:“爷爷,我得告诉您一声,从现在开始,这个庄园里面,我说了算。”
 
    “那你就可以彻底的忽略我的意见吗?”瓦尔德又问道,他的声音大了一些。
 
    “呵呵,爷爷,您老人家的年纪也不小了,安心养老吧,家里的事情就不需要您多操心了。”拉贝森笑了笑,然后一伸手,一旁的雇佣兵把手中的突击步枪递给他。
 
    “爷爷,放心,我会很强势的。”拉贝森充满了威胁的说道:“谁敢再对我不利,我就可以一枪打死他的。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他说道:“我也会保护好你的安全的,爷爷。”
 
    最后一句话,拉贝森几乎是用完全阴森的语气讲出来的。
 
    瓦尔德气的浑身直哆嗦。
 
    拍了拍突击步枪的枪身,拉贝森冷笑了两声:“所以,爷爷,还是保重好身体,等着看我带着马尔默家族走向飞黄腾达的一天吧!”
 
    一旦彻底的暴露自己的野心,拉贝森的面目竟是变的如此可憎。
 
    他这一番话,无疑就是在逼着瓦尔德火速交出手中的权力!
 
    说完,他便哈哈带大笑着转身离开了。
 
    两个来自于黑鹰公司的雇佣兵深深的看了瓦尔德一眼,眼神之中充满着警告,这些家伙看起来还挺尽职的。
 
    瓦尔德喉头腥甜,显然是一股鲜血涌了上来。
 
    只是,他正想吐的时候,身后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身影,无声而无息。
 
    这个身影的主人伸出了一只手,按在了瓦尔德的后背上。
 
    不过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而已,却让后者感受到了一股柔和的压力,随后,他想吐出来的那口血竟是被硬生生的给压了回去。
 
    “唉。”
 
    瓦尔德长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他转过脸,对着刚刚突兀出现的那个身影说道:“你都看到了。”
 
    “是的,我都看到了。”这个老人说道。
 
    他穿着一身黑色袍子,这身装扮看起来很像教堂的神父,不过却不会显得那么的庄重。
 
    此人正是老牌天神葛伦萨!
 
    他早就已经来到了此地!
 
    “我苦心孤诣培养出来的一个继承人,本以为他能够带着马尔默家族更上一层楼,可结果呢,却成了我毕生的耻辱!”瓦尔德怒气难消,气喘吁吁。
 
    他已经意识到,如果自己先前对拉贝森说出什么反对的话语来,那么这个混账东西肯定会用枪托砸他的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