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很难找的到有力的支持者如果葛伦发声的话

 “我来又不是找你的。”拉贝森这一句话差点没把自己的老爹给憋死。
 
    “我是来找她的。”拉贝森无视了自己的老爹,走向了诺拉,唇角带着笑意。
 
    后者也露出了媚笑,不过这媚笑看起来似乎大有深意:“怎么,你已经开始准备和尊敬的希尔克先生抢女人了吗?”
 
    微微一笑,拉贝森伸出手,拉住了诺拉那柔若无骨的纤手:“美女,只能属于强者。”
 
    在说这话的时候,他极具挑衅意味的看了看父亲希尔克,等待着后者的回应。
 
    就连诺拉都觉得这个家伙着实做的有点太赤裸裸了。
 
    可是,希尔克并没有回应,他知道,现在儿子已经歇斯底里了,就想寻觅一个机会来让他难看,希尔克才不会让其得逞呢。
 
    再者说了,两人已经有了一腿了,希尔克自然也不会再多管,重重的哼了一声,他便走出去了。
 
    在关上门的一瞬间,希尔克分明听到拉贝森说了一句:“呵呵,真是懦夫!”
 
    这句话差点没把他的肺给气炸了!
 
    随后,这拉贝森便一把扯下了诺拉的睡裙:“我的美人儿,这两天我可一直都在想着你呢。”
 
    诺拉的眼睛里面也释放出不知名的光芒:“很好,我也很喜欢强者。”
 
    这“强者”二字让拉贝森的自信心又膨胀了许多,他低吼了一声,直接把诺拉给扔到了床上……扔在了希尔克的床上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希尔克真的要被气死了,可是,手头没有枪的他,对于儿子的胡作非为完全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,他站在走廊的尽头,狠狠的抽了两根雪茄,然后便皱着眉头走向了另外一座城堡。
 
    和整个老庄园不太一样的是,这座城堡带着独立的小院子,平日里,院门很少会打开,未经允许的话,即便是马尔默家族中的人也不允许进入此地。
 
    而几分钟后,希尔克已经阴沉着脸,站在了院子门口。
 
    对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点头示意了一下,院门便打开了。
 
    他是整个家族中少有的有资格进入此地的人。
 
    在院子里面,一个老人正在躺椅上晒着太阳。
 
    如非必要的话,他可以在这里整整一上午都不动一下,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睡着了。
 
    白发苍苍,满脸都是深深的沟壑,这是岁月的痕迹——他真的已经很老了。
 
    “爸爸。”希尔克来到了老人的身后,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打扰到我的睡眠了。”足足五分钟之后,老人才开口。
 
    原来,他就是马尔默家族的老族长,瓦尔德。
 
    这个家族的辉煌,基本上都是瓦尔德的功劳,也正是这个老人,把先辈在欧洲酒店业打下的基础给推向了高峰。
 
    没有他,就没有马尔默家族的一切。
 
    “爸爸,如果我不来的话,拉贝森那个孽障过两天会更加打扰您的睡眠的。”希尔克的眼底已经出现了一丝恨意:“这个孽障,快要把整个家族给搞的鸡犬不宁了。”
 
    “拉贝森回来了吗?”瓦尔德问道,他的声音之中都透着一股苍老的味道。
 
    “回来好几天了。”希尔克恨恨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好几天了啊。”瓦尔德说道:“那他一直也没来看望我。”
 
    希尔克说道:“他的眼睛里面,已经没有我们这个家了,他是把我们当成了他的筹码,从现在开始,我们所有人都得为了他的安全而奔忙,否则就会遭受灭顶之灾。”
 
    “灭顶之灾吗?”
 
    听了这句话,一直没睁眼的瓦尔德,终于睁开了他的眼睛。
 
    老人家的眼睛初看起来很浑浊,可是,在浑浊的晶状体之下,似乎隐藏着一股淡淡的精芒。
 
    紧接着,希尔克便开始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向老爷子说明了,事无巨细,没有夸张,也没有遗漏。
 
    作为亲历者,在阐述这些事情的时候,希尔克仍旧是愤怒的差点爆炸开来。
 
    “拉贝森……以往他似乎并不是这个样子的。”瓦尔德缓缓的坐直了身体。
 
    “也许,我们家族是该换个继承人了。”希尔克犹豫了一下,说道。
 
    “换一个?”这句话让瓦尔德沉默了一下。
 
    “爸爸,您当初让我提前把手中权力交给拉贝森,说是为了提前培养他,可是现在看来,这样反而还害了他。”
 
    希尔克这简单的话语中似乎透露了一个很大的秘密。
 
    那就是,原来当初希尔克的主动让位,正是老爷子瓦尔德要求的!
 
    “平心而论,这几年来,拉贝森做的也确实不错,但是,我们只顾着培养了他的能力,但是却没有培养他的人格和人品。”希尔克对瓦尔德说道:“爸爸,我们倾尽家族之力,想要打造出一个能够带着家族上升到更高高度的出色领袖,可是最终拉贝森没能成为领袖,反而可能成为我们家族的掘墓人。”
 
    掘墓人!
 
    听了这句话,瓦尔德那皱纹深深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。
 
    “爸爸,您是没见到拉贝森把查克吊起来鞭打的样子,他简直就像是个魔王。”希尔克说道:“他的眼睛里面已经没有我们了,他已经彻底的歇斯底里了。”
 
    瓦尔德仍旧在沉默。
 
    “爸爸,我们到底该怎么办?”希尔克无奈的说道:“现在拉贝森都已经彻底的骑到我头上来了,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,我们整个家族……”
 
    瓦尔德一直不吭声,到了老年,才发现孙子不孝,这真是一件让人感觉到悲伤的事情。
 
    老爷子现在还能保持面不改色,也是着实不容易了。
 
    “而且,父亲,现在最关键的是,拉贝森还惹到了太阳神殿。”希尔克说道:“这可是黑暗世界的天神级势力,如果他们对我们疯狂出手的话……”
 
    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?”瓦尔德转过来,他那苍老干瘦的身躯内,似乎已经少了很多的生命能量了。
 
    “我想,能不能请葛伦萨叔叔出山,来帮助我们一下。”希尔克犹豫着说道,似乎他也知道自己这样讲可能是犯了忌讳的。
 
    “你知不知道这样说其实是很不合适的?”瓦尔德说道,“葛伦萨是我的好兄弟,但是,他并没有为了我们而出手的义务。”
 
    “爸爸,我恳求您,我们在黑暗世界的关系不够深,除了葛伦萨叔叔之外,我们很难找的到有力的支持者,如果葛伦萨叔叔愿意发声的话,那么想必太阳神殿会卖他一个面子的。”
 
    在这个家族庄园里面,极少有人知道葛伦萨的事情,但是希尔克是其中之一。
 
    “你是想让葛伦萨介入进来,帮助马尔默家族平息外面的纷争?”瓦尔德目光之中的浑浊开始逐渐的减少了,相对而言,这其中的精芒却越来越多:“可是,这并非一个明智的选择。”
 
    “为什么呢?”希尔克想的很多很远:“葛伦萨叔叔可以帮我们镇压住太阳神殿,而拉贝森的事情,我们则是可以关起门来慢慢解决。”
 
    “关起门来慢慢解决?”瓦尔德的眼睛里面露出了一股嘲讽的意味,“那么你来告诉我,谁去解决?谁能解决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