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经抬脚朝着外面走去可就在他即将走出私人会

 
    谁知道还在外面等待消息的他忽然看到一个男子直接冲了进来,然后不等他阻止,已经朝自己女儿所在的房间奔去,而本该在外面拦截的李秘书却不知道去了哪儿?
 
    黄忠和不明所以,这才跟了进来,没有想到里面一片狼藉,更没有想到的是还有一个人躺在血泊之中,不过看那样子却不是曹万兴,这让他很是不解,所以第一个问题就是曹公子在哪儿?
 
    谁料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压根不理会自己,而是径直的对这个陌生的男人说道,眼见这家伙就要带着黄玲瑶离开,黄忠和当下站在门口,直接呵斥道!
 
    到现在他都还没有见到曹万兴人呢,怎能够这样让自己的女儿离开?他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女儿脸上的烙印!
 
    “滚开!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阵刺耳的声音却是传进了黄忠和的耳朵,更让黄忠和没有想到的是骂他的不是这个忽然闯入的男子,而是自己的亲生女儿,整个人都是愣在那里,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自己的女儿会叫自己滚开?
 
    叶潇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是看到这个男人进来的第一句话不是问自己女儿的情况怎么样了,而是问一个曹公子怎么样了,对他的感官也是厌恶到了极点,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父亲吗?
 
    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这个时候,黄忠和也总算回过神来,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!
 
    “我叫你滚开!”黄玲瑶几乎怒吼出来,她真的对自己的父亲失望透顶,双手将自己奉上不说,如今自己遭受了这么多的磨难,他没有安慰一句,反而问了一句曹公子在哪儿?难道在他眼中,锦绣前程真的如此重要吗?竟然一点都不关心自己?
 
    “我是你爸,你竟然叫我滚开?你是不是翅膀长硬了?你……”黄忠和说着就要一巴掌给黄玲瑶扇过去,可是看到黄玲瑶那冰冷的眼神,再看到她脸上的那一道烙印,忽然愣在了原地!这……这是怎么一回事?
 
    “叶潇,我们走!”黄玲瑶根本不理会自己父亲那惨变的脸色,朝着叶潇说道!
 
    叶潇也不多说什么,冷眼扫了黄忠和一眼,抱着黄玲瑶直接从旁边走了过去!
 
    就在叶潇抱着黄玲瑶穿出走廊的时候,黄玲瑶的母亲踩着高跟鞋,噼里啪啦的走了过来,在她的身边,还跟随着一名穿着儒雅,大约三十来岁的男子!
 
    一看到自己的女儿衣衫不整的被另一个男人抱在怀中,张亚玲的脸色一阵剧变,她刚才并没有和自己的老公一起,而是去上了洗手间,谁知道出来的时候竟然碰上了曹万兴,暗想曹公子不是在里面见自己的女儿么?怎么会在这里?不过她还是第一时间迎了上去,并且告诉曹公子黄玲瑶已经来了,还在里面等候,曹万兴却告诉她自己正为自己的一个朋友办些事,所以耽误了一下,不过他的那一位朋友在里面,是不会怠慢她的女儿!
 
    张亚玲先是一愣,不过想到既然是曹万兴朋友,而且曹万兴身为副市长的公子还要亲自为那朋友办些事,指不定那人的身份比曹万兴还要高,若是那人看上自己的女儿,也许比比曹万兴还要强,也没有多想什么?
 
    只是随着他一起朝这边走来,可是还没有走到包厢,就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已经衣衫不整的走了出来,还被一个男人抱在怀中,一时之间,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?难道这就是曹公子的朋友?只是他们发展的也太快了吧?竟然一会儿的时间,已经搞成这个样子?
 
    她的注意力都落在了叶潇的身上,反而没有发现自己女儿脸上的伤痕!
 
    “张女士,这是怎么回事?他是谁?”张亚玲还在打量叶潇,还在猜测他的身份,一旁的曹万兴已经皱着眉头问道!
 
    这个问题直让张亚玲吓了一跳,这个男子竟然不是曹公子的朋友?那么自己的女儿被他抱在怀中却被曹公子看见,这不是糟糕透顶了么?
 
    “瑶瑶,你这是做什么?还不快下来?”心中微凉的张亚玲当下朝着自己的女儿吼道,她现在只想着尽快的消除曹公子的不满,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女儿的情况!
 
    “叶潇,我们走!”黄玲瑶只是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,就再也不多看第二眼,就这么朝着叶潇说道,她实在是对自己的父母彻底的绝望!
 
    叶潇也不多说什么,目光在曹万兴身上扫过,然后抬脚就朝外面走去,曹万兴眉头一皱,朝跟在自己身边的李秘书使了一个眼色,李秘书早就朝他们出来的房间奔去!
 
    而张亚玲却一时之间愣在那里,自己的女儿怎么忽然对自己如此冷漠?
 
    叶潇却不理会这些,已经抬脚朝着外面走去,可就在他即将走出私人会所的时候,却听到李秘书的惊呼声传来:“曹公子,不要让他们走了,他们杀了岳少!”
 
    杀了岳少?岳少是谁?难道是曹公子的朋友么?一听到这样的一句话,张亚玲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一片,曹公子是何许人也,那可是副市长的公子,本身也是一个处长了,他的朋友又怎会是一般的人?现在可好,相亲没有相成,自己的女儿却变成了杀人凶手,这怎么可能?
 
    “曹公子,瑶瑶从小就乖巧,她进去之前更是服用了酥骨散,她是不可能杀人的,这与我们无关啊!”张亚玲当下就哭了出来,竟然连自己给黄玲瑶服用了酥骨散的事情都给说了出来!
 
    曹万兴却哪里理会她的话语,兴匆匆的就朝房间里奔去,而黄玲瑶在听到酥骨散的时候,嘴角更是变得泛白一片,虽然早知道了是自己的母亲给自己下了药,可是如今亲耳听到她承认,依旧好似一把铁锤重重的砸在自己的胸口上一样,是那般的难受!
 
    至于叶潇,在听到岳少死了的时候,心头却是猛地一跳,隐约之间,他想到了什么!
 
    对于自己的出手,他很是自信,若是自己不想岳子秋死,就算是将其凌迟了,他也不会死,自己当时的确是有杀他的念头,可是却被黄玲瑶阻止,这样一来,岳子秋怎可能会死?
 
    !--内容简介--gt孙幽悠,孙家大小姐,前任总裁指定的继承人。
 
    十八岁之前,她回国参加父亲的婚礼,一束花圈,向父亲宣战。十八岁生日那天,律师却告知,在她没婚配之前,依旧无法从父亲手上夺回孙氏。
 
    冷烨,她继母的儿子,邪肆狷狂,身份神秘。为了夺回孙氏,报复继母,她用尽手段,最后偷走他的身份证,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。
 
    结婚七年,他们相敬如宾,他在外面金屋藏娇,她视若无睹,她在外面养小白脸,他视而不见。
 
    .片段一黑暗的房间里,空气中飘浮着奢靡的味道,激情后,冷烨从孙幽悠身上起身,丢给她一盒东西,赤着身走向浴室。
 
    孙幽悠冷眼看着盒子,明知故问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